当前位置:香港马会特马资料 > 管家婆彩图每期更新 >

杨振宁为祖国作了什么奉献

发表时间: 2019-09-10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 杨振宁自称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实际上是第二个。在瑞典诺贝尔奖记录中,获奖人是李政道,杨振宁,国籍:中国(R.O.C.);获奖论文的作者是李政道,杨振宁。

  2. 杨振宁到1997年被纽约大学石溪分校退休。杨振宁不得不在1997年之后到香港来混混,现在在清华大学,由全国纳税人给他享受部长级待遇,住1000万元的别墅(二层楼,有电梯),每年消耗全国纳税人大约几百万元。再看再李政道将其毕生积蓄30万美元,以他和他的已故夫人秦惠(竹君)的名义设立了“中国大学生科研辅助基金”,奖励中国5所大学的本科生从事科研辅助工作。

  3. 杨振宁的谎言成了习惯,居然在全中国人们的面前出世了天大的谎言:“中国人即将获得诺贝尔数学奖”,但是诺贝尔奖中并没有数学奖。

  4. 杨振宁讲清华大学的学生质量比美国哈佛大学(世界排名在一二之间)好。获得√√

  杨振宁父亲谈杨振宁:中国科学院外事部门的负责人朱永行先生的回忆:“由于当时周总理和我们大家都十分关心您和杨振宁先生,所以对您和夫人去探望杨武之先生以及杨武之先生在重病下紧紧握您手说的,是振宁不好,振宁对不起朋友。我们大家都十分感动,印象很深。” 朱永行 2005年3月16日

  6. 杨振宁在他的父亲去世之后,居然又出来说谎,否认自己的父亲的讲话。幸而当时在场的还有中国科学院的人。

  8. 李政道在1959年就是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是一个很高的荣誉,这不仅要讲学术水平,还要讲人品的! 杨振宁至今还不是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可见在美国科学界对杨振宁的人品评价不好。

  9. 李政道在1963年就升任哥伦比亚大学的讲座教授,而杨振宁恰没有著名大学聘请他为讲座教授,这是客观事实。杨振宁只有1966年到刚组建的纽约大学石溪分校这样的新学校才当上了讲座教授。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创办之时,原本是为了培训能教授中学数理知识的师资而成立的一所学府。初建校时学生仅有一百人。纽约大学石溪分校学校就比哥伦比亚大学差很多, 2010年哥伦比亚大学在美国大学排名第8,世界排名第10。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和教授中一共有87人获得过诺贝尔奖,包括奥巴马总统在内的三位美国总统是该校的毕业生。是世界最具声望的高等学府之一。在哥大的校友中还有中国的名人顾维钧、蒋廷黻(原北京大学校长)、胡适、马寅初(原北京大学校长)、宋子文、冯友兰、吴健雄(前美国物理学会主席)、徐光宪(著名物理化学家,2008年荣获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等。

  石溪分校在美国大学排名原来排名大约在200名左右。1966年引进了还没有当上讲座教授的杨振宁,算是有了一个获得过诺贝尔奖的人(中国很多人不知道,纽约大学石溪分校就像中国一所地方大学的某一分校一样。清华大学到这样的大学去引进人才,又是被纽约大学石溪分校退休的人才,又是高价收购,实在是在清华大学自己在贬低清华大学。现在中国前10位的大学引进人才也要求是世界100强的大学的教授。清华大学自己的排名也远在纽约大学石溪分校之前,何苦为之)。杨振宁1997年被退休以来10多年,纽约大学石溪分校发展很大,在美国排名上升很快,2010年纽约大学石溪分校在美国排名100位左右。世界大学排名在100位之内与中国有关的有:香港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国台湾台湾大学等。这些大学的世界排名都远在纽约大学石溪分校之前。

  10. 即使这样,杨振宁到1997年也被纽约大学石溪分校退休,而李政道至今仍然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终身教授。

  ()其实之前很久,我早就对杨博士的人品很不以为然了。我对杨博士的人品不以为然倒不是因为杨博士只是把“爱国”的空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在退休之后回国来捡便宜养老也拒不放弃美国国籍;甚至也不是杨博士对中国的建设寸功未立而恬着脸退休以后到中国来捞厚票子、大房子、高帽子、神位子的“四子登科”(;而是因为杨博士在他的看家本钱───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上采取的卑劣手段。

  “宇称不守恒定律”的获奖,外界一般认为这是杨博士和李博士出于共同的合作的成果。其实根据曾任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女性会长的美国物理学界泰斗级老前辈华裔物理学家吴健雄和美国物理学家史瓦兹(198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等许多科学家的回忆录和实验报告记述,第一个革命性地提出“宇称不守恒定律”证明新思路的是李政道博士而不是杨振宁,对此激烈反对的杨振宁被李政道博士说服之后,就怀着摘果子的心理马上劝说李博士不要立即公开发表,而表示愿意和李博士合作进行完善后再发表,李博士对此表示赞同,并大度地以李杨两人的名义共同发表研究成果,杨振宁在这个问题中只是按照李政道的思路,花了二个星期的时间,由李政道写出论文,杨振宁为第二作者。次年遂以李杨两人的名义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杨振宁在李政道指导下工作二个星期而获得诺贝尔奖。这是杨振宁个人投入产出比最高的论文,应该也是世界上个人投入产出比最高的论文。而同时的李政道和吴健雄对这个问题的研究的投入比杨振宁至少多了100倍。

  美国物理学界相互交流是非常频繁和清晰的。相互之间十分了解和尊重。李政道关于“宇称不守恒”的思想在此之前与很多美国物理学家交流过,大家都认为这是Good Idea. Idea是科学创新最重要的。杨振宁在获得诺贝尔奖的论文研究中只是按照李政道的思路,花了二个星期的时间作了一点分析,就得了诺贝尔奖。实在是太容易。实际上,按照李政道的思路与李政道一起做,我们中国很多物理学家也能够做出杨振宁的工作。这是因为有了李政道创造性的Idea和已经开始了的基础。

  另一方面,李政道与自己的校友和系友吴健雄(浙江大学物理系)讨论这个问题的时间就比杨振宁参加早得多,吴健雄作出实验结果花的时间也比杨振宁多得多,实验的难度也大得多。在美国的物理学家对李政道的研究过程都是十分清楚的。也为吴健雄没有获奖而不平。对杨振宁获奖太容易也颇有微词。杨振宁捞了一个大便宜,这本来就是事实。杨振宁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居然还不满足,杨振宁为人之卑鄙可想而知。美国的物理学界对杨振宁获得诺贝尔奖的确颇有微词,但是杨振宁也不应该去攻击给杨振宁带来这么多好处的李政道啊!

  杨振宁有本领就去同这些对杨振宁获得诺贝尔奖颇有微词的美国人较劲,不要与那时同是中国人李政道较劲啊!(注:杨振宁首次对李政道发难是1962年,那时李、杨都是中国国籍的中国人,杨振宁只会窝里斗。那时杨振宁对美国教授的文章不满意,就将不满发泄到李政道,并且一定要李政道出面对美国人讲,这是什么道理?例如,美国人的论文谈到李政道-杨振宁,杨非要李政道去改为杨振宁-李政道,这不是为难李政道吗!在美国李政道是没有这个权利去改动他人的论文的)。

  对杨振宁获得诺贝尔奖颇有微词的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国教授的打抱不平。美国物理学会在1957年12月的《今日物理》杂志将李政道1956年关于“宇称不守恒”的一张手稿纸作为封面发表出来。这是因为美国教授看到杨振宁在诺贝尔奖颁奖大典上抢先上台领奖十分奇怪、也十分不满。1956年,李政道应美国布鲁克海文实验室邀请,在那里做为期两个月的访问学者。在布鲁克海文实验室的办公桌上,都放了一本“拍纸簿”(打草稿用的纸本),白纸大约有4张A4纸那么大,供科学家随手写用。有什么灵感或想法随手记录下来,在与同行讨论时也会随手演示。李政道每天工作结束的时候会随手将它们撕下扔在废纸篓里。有趣的是,李政道办公室隔壁有一位Church教授,每晚都将李政道涂写的那些草稿纸从纸篓中收集起来并加以保存。第二年,李政道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消息传来后,Church教授看到杨振宁在诺贝尔奖颁奖大典上的不正常表现后,就把他保存的李政道在1956年涂写的那些手稿赠送给了美国物理学会。1957年12月,《今日物理》杂志将其中的一张手稿纸作为封面发表出来。这是杨振宁50年来最害怕的事实。但是不敢讲。这是一个铁证。

  杨振宁不高兴的事实还有:李政道1957年获得爱因斯坦科学奖,杨振宁没有;1953年,李政道任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主要从事粒子物理和场论领域的研究。三年后,29岁的李政道,成为哥伦比亚大学二百多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李政道1959年被选为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杨振宁没有;1958年吴健雄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杨振宁不是。这些都是很正常和合理的事。杨振宁直到1980年才独立得了拉姆福德奖(Rumford Prize)。杨振宁水平低一些不要紧,去攻击给杨振宁带来这么多好处的李政道实在不应该,也带来的是负面的影响。

  这也就是为什么杨振宁一直没有被任何一所美国著名大学聘请为讲座教授的原因。直到1966年杨振宁只是到那时刚刚成立的美国纽约大学石溪分校,是一个地方大学的分校才聘为讲座教授。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创办之时,原本是为了培训能教授中学数理知识的师资而成立的一所学府。初建校时学生仅有一百人。多年来这所地方大学在美国的排名都比哥伦比亚大学差得太多。就是如此,杨振宁于1997年也被石溪分校退休了;而李政道1984年任哥伦比亚大学全校级大学教授这一最高职称,至今仍是哥伦比亚大学在科学研究上最活跃的教授之一。如今耄耋之年的李政道仍奋斗在物理研究的第一线,不断发表新的科学论文。

  善良的李博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杨博士竟亲自找来了记者江才健面授机宜,颠倒黑白地说是自己“在一个节骨眼上,想到了证明‘宇称不守恒定律’的思路,而李博士先是反对这种观点,经过我的说服后才同意的”云云。呜乎!一个人在关系到人格的大是大非问题上竟能如此颠倒黑白、恩将仇报,真让人叹为观止!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才算领教了杨博士的人品───一个以个人为中心的极端自私自利的虚伪的小人。

  但是,杨博士还嫌对中国的建设寸功未立而恬着脸退休以后到中国来捞人民币票子、上千万元的“归根居”别墅楼的大房子、“为人师表”的高帽子、“爱国学者”的神位子的“四子登科”不够过瘾,还要在“四子登科”之后以82岁高龄娶28岁女郎”而搞“五子登科”的时候,这种极端自私自利、不顾及最起码的伦理道德的祖孙配丑行才将那仅存的垂垂老矣的长者的形象击得粉碎。尽管杨博士还在那里油嘴滑舌、自欺欺人地胡说什么他搞的这个祖孙配是什么“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我们每一个有起码良知的人除了让他闭嘴不要再亵渎上帝之外,还要他听听一个义愤填膺的父亲和一个胆战心惊的母亲发自肺腑的心声。

  这位父亲会质问杨博士:“二十八岁的女孩子如果因为天真、浪漫,被‘诺贝尔奖获得者’、‘精神交流’、‘陪伴晚年’、‘甘作牺牲’这样一些东西冲昏了头脑,那么你作为有过八十二年人生阅历的老人看到的是对自己生命即逝的恐惧、对尘世虚名的贪婪、对他人生命的漠视和不负责任。你凭什么接受这样一个你所说的‘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的孙女辈的二十八岁女孩子的牺牲?

  ”这位母亲会质问杨博士:“哪一个母亲舍得自己花样年华、疼入心坎、辛苦栽培的女儿成为行将就木的垂垂老者生命尾声的‘礼物’?哪一个母亲不希望和自己女儿相知相惜相亲相爱的是和女儿同样年轻的灵魂?哪一个母亲不衷心祝福女儿和她的另一半白首偕老?你这样的祖孙配是所有天下母亲的噩梦!” ()。

  杨博士的德行使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在我们面前轰然倒下!这也许才是杨振宁祖孙配对我们的社会道德造成的最大的、影响最深远的损害!

  杨振宁凭着无数的谎言和自我吹嘘,享尽最高荣誉和无数人的特别关照,而这样的谎言,并不难揭穿。就像我这样,花费几天时间,仔细去推敲一些事实,就可以彻底揭穿他无数的谎言和骗局。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国家有13亿多亿人,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努力去戳穿这些谎言呢?

  一个毫无廉耻的人,仅仅是由于沾了别人的光才获得了诺贝尔奖。仅仅由于拥有诺贝尔奖的光芒,就全国通吃,畅通无阻。()

  一个完全只顾自己的私利的人,却享尽如此多的养老优待,而真正的为国家的发展和贡献奉献了无数时间和精力,甚至付出了生命为代价的两弹一星元勋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家属,却长期以来只能过着极其清贫的生活!世间不公平、不合理之事,有甚于此吗?()

  杨振宁与李政道同时获诺贝尔奖,为什么李政道先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呢?如果杨振宁水平和总体贡献大即使不是比他前当选,也至少该同时当选,可是杨振宁次年才当选。我认为,这说明,李政道当时的学术成就比杨振宁大,是美国学术界承认的。杨振宁吹虚自己的水平比李政道大,毫无根据,纯属吹牛。()

  为什么杨振宁到了当选美国国家学院院士开始的当选时间就不写了呢?纯粹是随意的吗?并不是那么简单。这主要是这些信息会暴露出他为什么加入美国国籍的真正的原因,而且,也许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他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是1965年,比李政道迟了一年。不仅如此,李政道在1959年就是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这不仅要讲学术水平,还要讲人品! 杨振宁至今还不是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可见在美国科学界对杨振宁的人品评价不好)。()

  杨振宁告诉全球华人公众的,都是经过部分隐瞒、筛选,部分过分夸大的、言过其辞的吹嘘,其目的始终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是,杨振宁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如此不择手段,世所罕见,鲜有其匹。

  从我努力寻找真相过程中的发现来看,李政道的人品是无可指责的,在很多时候,其人格之高尚,堪称全社会的楷模。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人,却被广大的媒体工作者、知识分子以及老百姓所不了解。为什么从来没有一个媒体工作者或是学者,花费短短的10来天时间,去努力揭穿杨振宁的骗局呢?()

  我们的媒体工作者,不仅不去仔细思索并寻找语言假相背后的真实,从而揭穿杨振宁的骗局,还轻易相信杨振宁的谎言,让杨振宁在中央电视台这样的中国最大的媒体上大发厥词,放肆地攻击李政道,结果无形中充当了吹捧杨振宁的吹鼓手,这不仅是媒体的悲哀,也是全社会的悲哀。()

  这确实是杨振宁的悲剧,一旦撒谎,必然要撒的慌越来越多。而在大家真正了解事实真相之后,都会发现杨振宁这个人完全是谎话连篇,人品极差,完全不配为人师表,连做人的最基本的品行也欠缺,因此,必然因此而身败名裂,而这件事情,必然发生,而且很快就会发生。

  脑博士研究结论美物理界精英聚会哥伦比亚大学庆祝李政道80寿辰日期:2006-10-14 15:16:04 作者: 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新闻网

  来自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等著名学府的物理学精英,日前聚会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参加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学术演讲会,庆祝哥伦比亚大学物理教授李政道博士80寿辰暨发现宇称不守恒定律50周年。

  李政道1926年11月24日出生于中国上海,1946年赴美国芝加哥大学留学,1950年获博士学位。1956年,李政道与杨振宁合作发表论文《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守恒质疑》,两人因此获得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李政道目前是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全校级教授。

  当日,可容纳近300人的哥伦比亚大学物理系梯形大教室内高朋满座,座无虚席。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的安迪。米立斯(Andy Millis)教授首先致欢迎词,揭开了演讲会的序幕,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诺曼.拉姆西、里昂.雷德曼和弗兰克.维尔切克等8位物理学家做学术报告。

  许智宏校长、林建华副校长等都对李政道先生的寿辰表示祝贺,并对他在科学研究、推进中国科学技术进步、对国内高等教育的支持和对学生的培养以及促进中日科学技术交流等方面做出的卓越贡献表示赞赏。

  北大学子才艺表演、赠送寿联及北大赠送礼品等一系列庆祝活动使会场气氛变得极为融洽、和谐。正如许校长在发言中提到:“虽然正值初冬时节,但李先生的寿辰却为我们带来了春天般暖的气息”。

  李政道教授关于弱相互作用中宇称不守恒定律以及其一 些对称性不守恒的发现,是极为重要的划时代贡献,为此,李政道教授和杨振宁教授共获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 奖。

  从40年代末到70年代初,李政道教授在弱相互作用研究 领域做出了许多具有里程碑性质的工作:除去宇称不守恒定律,还有二分量中微子理论、两种中微子理、弱相互作用的普适性、中间玻色子理论以及中性K介子衰变中的CP破坏等重要研究成果 。

  70和80年代,李政道教授创立了非拓扑性孤子理论及强子模型方面的研究,具有经典意义。量子场论中的“李模型”对以后的场论和重整化研究有很大影响。“KLN 定理”的提出,为分析夸克—胶子相互作用奠定了理论基础。“反常核态”概念的提出,深化了人们对真空的认识,推动了相对论重离子碰撞的理论和实验研究工作。用随机格点的方法研究量子场论的非微扰效应,并建立离散时空上的力学,理论上受到广泛重视。

  从70年代起,李政道教授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和科技术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在李政道教授的建议和安排下,建立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BEPC)、北京谱仪。1982他帮助我国选择了一个既先进又符合国情的BEPC方案,并促成了中美高能物理合作,使BEPC工程在选择方案、进行设计和建设中都得到了美国高能物理界的帮助和支持,对撞机之能如期建成,并成为当今世界上在c -τ物理研究能区唯一的高亮度电子对撞机,并做出了重要的物理结果,这与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为年轻人的尽快成才,白姐统一图库李政道教授除在国内开设长期座外,还倡议并创立了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计划(CUSPEA),北京大学组织,在1979年到1989年的十年内,共派出了915位研究生,并得到美方资助。

  1985年,他又倡导成立了中国博士后流动站和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会,并担任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顾问和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会名誉理事长。 1986年,他争取到意大利的经费,在中国科学院的支持下,创立了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CCAST)并担任主任,每年回国亲自主持国际学术会议,并指导CCAST开展多种形式的学术活动,对提高科技人员的水平起了重要作用。同时, 在北京大学建立了北京现代物理中心(BIMP)。

  2007年12月初,中央电视台以及上海东方卫视都转播了2007年诺贝尔奖颁奖典礼的盛况。瑞典王室主要成员、政府领导人以及各界人士2000余人出席了颁奖仪式。人们看到了熟悉的李政道先生坐在嘉宾席中。1957年,也是在这里,李政道与杨振宁一起接受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首次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那时,李政道只有31岁。2007年,李政道受邀参加诺奖的颁奖仪式,是为了纪念他获奖50周年。这是国际学术界最高殿堂对李政道在1957年获奖的贡献的肯定。也是关于杨振宁的不断制造谎言的表态,是大力度的对李政道的支持。这个会场上没有杨振宁,一切事实尽在不言中。这是杨振宁50年来不良居心地对李政道的攻击和杨振宁骗术的彻底破产。

  其实根据曾任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女性会长的美国物理学界泰斗级老前辈华裔物理学家吴健雄和美国物理学家史瓦兹(198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等许多科学家的回忆录和实验报告记述,第一个革命性地提出“宇称不守恒定律”证明新思路的是李政道博士而不是杨振宁。这是二个铁证。

  美国实验物理学家史瓦茨(1988年的诺奖得主)的文章表述很清楚,因为在史瓦茨的文章中回忆了有关哥伦比亚大学的事情,其中重点谈到了李政道,说李在科学上给了他很多帮助,其中包括在“宇称”实验上的建设性意见,说李在与斯坦伯格(1988年的诺奖得主)讨论有关二面角的分布(即赝标量的问题)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想法,并通过斯坦伯格告诉了他史瓦茨本人,之后他们正是在李的建议下做的相关实验分析,得出了在奇异粒子上“宇称”不守恒的迹象。证实了李关于“宇称”问题上的思想突破是可行的。这是最为关键也最为重要的旁证,同为诺奖得主的史瓦茨作为第三证人,分量是非常充足的。

  1957年12月,美国物理学会《今日物理》杂志将李政道在1956年涂写的关于“宇称不守恒定律”手稿中的一张手稿纸作为封面发表出来。这是证明李政道的主要贡献的又一个铁证。杨振宁50年来最怕的也是这个公开的铁证。

  又一铁证。“知子莫若父”,杨振宁父亲谈杨振宁:“很清楚,你和振宁62年破裂当然是是振宁不好,振宁对不起朋友,请你原谅他。”

  杨振林对物理学的贡献是世界性的,因为他同李政道(吴健雄主持实验)推翻了此前物理届的宇称守恒,发现宇称不守恒。这种贡献是革命性的,是物理学界公认的新的重大基础理论发现。贬低杨振林先生的可能还不太了解杨振林到底做出了什么贡献,可能还没有进物理学的大门。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3564获赞数:70285安徽工程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法学学士。安徽、河南等公务员考试、事业单位考试10次以上,面试5次以上。向TA提问展开全部杨振宁是华人的骄傲,杨振宁,男,1922年10月1日生于安徽合肥三河镇,现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博文讲座教授。

  1942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学系,1944年在西南联合大学(清华大学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研究生毕业,1945年考取清华大学后赴美留学,在芝加哥大学深造,获博士学位。历任芝加哥大学讲师、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研究员、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教授兼物理研究所所长,是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央研究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教廷宗座科学院院士、巴西科学院院士、委内瑞拉科学院院士、西班牙皇家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等。[1] 1949年,与恩利克·费米合作,提出基本粒子第一个复合模型。1956年与李政道合作,提出“弱相互作用中宇称不守恒理论”,共同获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2]

  2002年担任邵逸夫奖评审委员会主席。2004年11月受聘海南大学特聘教授。

  其于1954年提出的规范场理论,则于70年代发展成为统合与了解基本粒子强、弱、电磁等三种相互作用力的基础;此外并曾在统计物理、凝聚态物理、量子场论、数学物理等领域做出多项卓越的重大贡献。